引青铁人

——记述胡俊杰老前辈先进事迹

来源:    作者:左跃增    发布时间:2019-08-27

“成功了!胜利了!”人们欢呼着,雀跃着。

这是1991625日引青济秦全线通水的一天。

男儿有泪不轻弹。可此时,引青将士们面对滚滚的青龙河水,泪水夺眶而出。他们思绪万千,那是整整六百个日日夜夜啊……

他,早已潸然泪下,心情如同这滚滚的青龙河水一样在澎湃,灰白的鬓发,记录着饱经风霜的岁月,粗犷而质朴的脸上系着显示生命年轮的皱纹;一双明亮的大眼睛,蕴含着无穷的智慧和力量。是的,作为指挥官他运筹帷幄,决胜千里,具有大将风度;作为劳动者,他和工人们一道干活,挥汗如雨。他被誉为“引青铁人”,他是省级劳动榄范,他获得了全国“五一”劳动奖章。

勇  挑  重  担

水是人类赖以生存的物质条件,人类社会之所以能够发展到今天,恐怕不该忘记水赐予我们的恩泽。然而,由于大自然的肆虐,也许是对人类自身行为的一种报复和惩罚,在我们这个三分之二被水覆盖的星球上,水却越来越显得缺乏,我国很多城市都闹起了水荒。

水在困扰着人们,河北省秦皇岛市更是如此。

1989年夏秋,秦皇岛市遭受了历史上罕见的大旱灾,城市面临缺水的威胁。情况表明:如不尽快解决城市用水问题,港口将成为臭港,工农业生产将趋于瘫痪,人民生活将受到严重影响,对此,市委、市政府作出了引青济秦的决定,准备打一场应急调水的人民战争。

作为一支劲旅,地质二队毅然参加了引青济秦工程的建设。

923日,天空格外晴朗,秋风把海滨城市吹拂地更加绚丽。秦皇岛市长丁文斌,把参加引青工程的十几个施工单位领导请到一起,对他们说:“东线工程共有五条隧硐其中四号硐最长,任务最艰巨,哪个单位打这个硐?”各施工单位领导都清楚,这个硐离地表较近,地质结构复杂,破碎带多,接近水库漏水严重。因此,会场顿时静了下来,丁市长开始点将:“老胡,这个任务你们能接受吗?”胡俊杰望着市长期待的目光,想起队领导的信任和重托,坚定地回答:“能!

任务接受了,胡俊杰的心却象十五只吊桶打水,七上八下。他感到肩上的担子很重。他前思后想,喜优参半,喜的是能在有生之年参加这样大的工程建设,为搞活地质队贡献力量,这是何等令人高兴的事啊!忧的是作为地矿部的坑探队要在180天的时间内,完成一条断面13米,长千余米的隧硐,不论人力、物力还是技术设备等方面,都存有许多需要克服的困难。

于是,胡俊杰一回到工地就和队领导一起把职工召集起来,他挥动着拳头俨然像一名指挥员在发布作战命令:“我们一定要打好这一仗,拼死拼活也要拿下新承担的任务,决不辜负秦皇岛市人民的殷切希塑,为地矿系统争光。”
    军令如山。但快,大批生产物资和生活用品送来了,十栋木板房建好了,七台大型设备就位了,胡俊杰和他的战友们,仅用短短四天的时间,就干完了平时需要一个月才能完成的工作,初步具备了开工条件。927日,市长丁文斌来到四号硐工地,拍着胡俊杰的肩膀说:“老胡,‘十一’能打响第一炮吗?”胡俊杰笑着说:“没问题。”
    离正式开工还有三天。当几十吨重的推土机开进隧硐出口开挖斜井时,一下子陷进烂泥塘里隐了火。胡俊杰带头跳进泥塘中,以大庆人“有条件要上,没有条件创造条件也要上”的精神,展开了一场软泥蘑菇战,六十多人排成长龙,用脸盆一盆盆地把泥浆端走,饿了吃口面包和乡亲们送来的窝窝头,渴了就去到附近的水沟里喝积水,就这样,奋战了两天两夜,终于把3000多立方米的烂泥运走。在全国人民欢度国庆四十周年的日子里,秦皇岛市引青工程总指挥部在地质二队工地,隆重召开了开工第一炮誓师大会,拉开了引青济秦应急工程的序幕。
    秋冬季节,西伯利亚的寒流过早地袭击了秦皇岛大地,时光显得提前了似的,碎雪纷纷,落叶飘零。一天晚上,天黑的伸手不见五指,风卷起细碎的雪花直往脸上扑打,胡俊杰拿着手电筒走在去工地的路上,来到坑口,走进隧硐,当发现隧硐开挖时,要清完碴搭一次架子,放完炮再把架子拆走,共需40分钟。为了抢时间,争速度,他和技术员商量,放炮后不清碴,让工人蹬在碎石碴上打眼,就可节省时间,在引青工地首创了“蹬碴打眼法”,大大提高了掘进速度。
    速度和质量可能天生就是一对连体儿,相辅相成。为确保工程质量,胡俊杰严格要求施工人员,每茬炮都要划出中线、腰线和边线,给打眼工人提供准确的界线。他说:“我们干的活,一定要经得起时间的检验,经得起后人的检验。
    数九寒天,西北风日夜地嚎叫着向坑口的建筑物袭来,尤其是那座木板房,既经不住刺骨的寒风,更经不住袭人的寒流,不时发出痛苦的呻吟。为了随时检查工作,及时发现问题和处理问题,胡俊杰就住在这座木板房里指挥生产。由于过度劳累和长时间的超负荷运转,老胡病倒了,高烧40°,一连几天不思茶饭,人们劝他赶快般到村子里好好休息几天吧,胡俊杰斩钉截铁地说:“工程不完工,我就不下山!

奋  斗    生  

1958年,胡俊杰在他的家乡山东临沂参加了人民子弟兵。在部队这所大学校里,他的思想品德和政治素养得到了熏陶,磨炼了“一不怕苦,二不怕死”的坚强意志。由于他训练刻苦,技术精湛,在全军举行的“大比武”竞赛中,取得了优异的成绩,他的照片就登在当年当月的那期《解放军画报》上。1965年,他转业到地质队工作,从此,他又开始了新的生活,与地质事业结下了不解之缘。记得在转业战士召开的欢迎会上,领导讲述了地质部门在国民经济工作中的地位和作用,胡俊杰深受鼓舞,铭记在心。过了几天,其他同志陆续拿到调令,分到各个岗位上班了,然而他的调令却迟迟没有下来。
    夜深了,四处格外宁静,劳作一天了人们早已进入了甜蜜的梦乡,胡俊杰躺在床上,辗转反侧,他失眠了。心想难道还让我干老本行?打坑道?他耳边又想起部队首长的谆谆教导:到了地方一定要服从组织分配,把部队的好思想好作风带回去发杨光大。想着想着,他的心舒展了。不出所料,他又干上了坑探工作,并且一干就是十几年。
    坑探,是地质找矿的重要手段之一。由于劳动强度大,危险性大,工资待遇也不高,致使很多人望而怯步,不愿从事这项工作。然而胡俊杰却坚持守住自己阵地,“历尽苦难痴心不改”,他带领的分队足迹遍及丛山峻岭,年年提前完成国家任务。
    历史进入八十年代,改革的春风劲吹神洲大地,地勘单位也面临着自我生存、自我发展的关键时刻。地质队由单一封闭型经营开始向多方位开放式方面转化,地质职工靠吃“皇粮”的铁饭碗被击粉碎。由于国家拨事业费的大幅度减少,一种新的名词“在职待业”产生了,大批富余人员拿百分之六十工资,严重影响了职工队伍的稳定。为此,队领导焦急万分,四处奔波联系业务,1987年,地质二队以铤而走险、背水一战的胆识,受河北省水利厅委托,承担了青龙桃林口水库坝址勘查任务。由于该工程是在青龙河底施工,且难度大,危险性大,曾有几个专业队伍相继下马,当时任分队长的胡俊杰却要啃一啃这块硬骨头不可。一些好心人劝道:“老胡,别冒那个风险啦!工期这么短,任务这么艰巨,弄不好可要裁里头啊!”也有人背地说:“地质队干那活,是洗脸盆扎猛子——不知深浅。”胡俊杰不信邪,只见他腰系揽绳下到50多米的竖井里,亲自打下了第一排炮眼,在他的带领下,全分队职工顽强拼搏,一鼓作气,只用77天时间,就抢在汛期之前完成了断面4米,长360米的过河隧硐,为了解地质结构提供了第一手资料,受到水电部的领导和专家们的好评,称之为“华北第一条过河隧硐”。为队上增收80万元。
    胡俊杰成功了,赢得了人们的信赖和赞誉,一时成为队内的新闻人物。当有人问起他为什么要干这项工程时,他激动地说:“我是一名工人,就要为队上分忧解难,尽到主人翁的责任。”这是一句多么朴实的话语呀!

是的,如果我们每个工人都能处处为单位着想,发挥其主人翁的作用,如果我们每个干部都能尽职尽责,真正成为人民的公朴,那么单位还有什么困难不能战胜呢?
      如今,面对引青济秦这一大型引水工程,胡俊杰怎能不豪情满怀,壮志弥坚!

再  展  雄  风

引青东线工程结束了,胡俊杰本该长吁一口气休息一下,然而,祝捷会刚刚开过,他就率领着人马奔赴引青西线工地,真是:战斗正未有穷期,将士难解鞍。
      卢龙县燕河营是座依山傍水的古镇,它北倚巍峨的燕山,归属西洋水系的小溪弯曲环绕,翻过一座座风景秀丽的山头,攀上气势雄伟的古长城,可以望见滚滚奔腾的青龙河,这里曾留下许多美丽的传说。
      而今又是,却换了人间,燕河营古镇又重沸腾起来了,这就是引青济秦西线工地。

西线工程比起东线来任务更艰巨,工程难度更大。为尽快掌握“光面爆破,锚喷支护”的新兴法施工工艺,胡俊杰捧起书本带头学习技术,并积极组织其他人员一道学习。他说:“打铁光得本身硬,没有过硬本领,是不会干好工作的。”
      整个引青工地,灯火通明,炮声阵阵,各施工单位争先恐后,热火朝天。刚开工时,由于种种原因,生产进度不是很理想,胡俊杰心急如焚,陷入了苦苦的思索之中。想到东线工程过关斩将,一路领先,多次受到市领导的表扬,并给予自己莫大荣誉,他感到欣慰再想到队领导的关怀和信任,他越发感到不安。于是,他一连几天呆在坑口查找原因,调整生产布局摸情况,寻求最佳方案。他把职工召集一起,严肃而认真地说:“我们干的工作,不仅是一项经济任务,更是一项政治任务,宁掉几斤肉,也要拿下工程任务,决不让滚滚的青龙河水在我们这里受阻。”胡俊杰铿锵有力话语,深深地打动了每个施工人员,大家思想统一了,劲头起来了。
      莫道开山难,铁凿能硐穿。正在生产任务突飞猛进的时候,由于地质结构复杂,硐内漏水严重造成大面积塌方,尽管没有碰伤人,可有些人还是胆怯了。思想动摇了,说:“宁可回家待业,也不在这儿玩命。”针对这种情况,胡俊杰一面做这些人的思想工作,一面亲临现场指挥封壁支护。当险情排除后,胡俊杰向村里走时,东方已泛起了鱼肚白的霞光:又是一通宵没合眼,提到休息,胡俊杰曾风趣地说:“等工程完了,我要好好地睡它三天三宿。”
      是啊!为了引青工程,他的确休息的太少了。
      记得有首矿工诗这样写道:“在黑暗中,在潮湿中,在层深处,我们雕塑太阳。”正是由于长期工作在湖湿、黑暗的隧硐中,胡俊杰的关节炎犯得愈来愈重,有的部位甚至出现了浮肿,全靠特效药丸麻醉。他本该进医院治疗,但为了保证工程质量和工期,他一刻也不愿离开工地。
      新春佳节,正是万家团聚共享天伦之乐的时候,他的老伴、孩子们多么盼望他能回家喝杯团圆酒,吃顿团圆饺子,可他却和工人们在工地度过了一个俭朴的节日,因为他离不开工地,离不开工程,更离不开心爱的事业。
      引青济秦工程结束了,那是在麦浪金黄即将丰收的季节,小雨淅淅沥沥下个不停,太阳被灰色的云层遮得朦朦胧胧,此时,我看见胡俊杰正站在高高的山顶,望着悠悠千古的青龙河水通过隧硐流向市区,他眼含热泪,心中酒起缕缕往事,久久不能离去……
      人们经常爱讲拼搏。的确,在我们这个国度里,拼搏精神无处不在:运动员在球场上奋力争先是拼搏;科技人员实验室搞科研是拼搏;人民战士在战场上浴血杀敌更是拼搏。那么,引青工程的胜利,不也是建设者在拼搏吗?
      胡俊杰就是其中一个。
      最后,让我用一位名人的话作为结束语吧:“人的生命,可以腐朽,也可以燃烧,我不愿腐朽,我要燃烧。